第171章 由悲及喜,准其还阳

小说:生物炼金手记作者:真费事字数:3137更新时间 : 2017-09-13 01:39:43

    “罪魂恶魄,还敢狡辩,可笑至极!”

    阎罗王威严悠远又令人惊惧的声音洪亮响起。

    怒声如雷,震慑心魄,让白东立和顾梅感觉自己的魂魄都要被震散了。

    “来呀,将它们押解至孽镜台前,看一看自己所犯之罪!”

    阎王声音滚滚,比之刚刚的平淡多了无尽回响的雷音。

    四名鬼卒从左右密密麻麻的鬼兵中出来,架起白东立和顾梅就往一边拖去。

    两“人”虽然非常惊恐,但阎王已怒,就算夫妻两再弱智,也不敢再大喊大叫。

    阎罗殿的一侧,有一面阴寒森森的帘子,上面无数幽兰冷火缭绕,不时还会变化成面露痛苦的人脸。

    此时,这面帘子正在缓缓的打开,露出之后一面古朴的大镜子。

    白东立和顾梅被四个青面獠牙的鬼卒押到了镜前。

    镜子的边壁刻画了满满的图案,渔樵耕读,幼少中老,各个行业各个年龄等事物几乎都能找到。

    随着一阵雾气在镜面上化过,镜子里开始倒映出画面。

    从白东立的儿时故意塞别人家烟囱,致使人家满屋黑烟,到少年时的各种混账事。

    像一些无心之失虽然也有放出却一闪而过,而一些故意而为的恶事则被重点关照。

    顾梅也是一样,从儿时偷卖货郎扁担里的鸭蛋,到偷同桌的零花钱,再到后面泼妇骂街与人吵架,在背后嚼舌头挑是非。。。

    最后,白东立和顾梅共同出现在镜面上。

    那是白严喜刚刚出狱,举目无亲无助,身为目前唯一儿子白东立嫌弃他,儿媳顾梅厌恶他,两人连顿饭都没有让老父亲吃上,就将上门的白严喜轰出家门。

    还在尚且年幼的小虎那灌输爷爷是劳改犯,不是好人,不要接触的话语信息。

    逢年过节,至此不相往来。

    。。。

    画面又来到了之前几天,两人才床头共商合伙欺骗多金归来的老父亲,力求能掌握老父的工资卡。

    林林总总的大小恶事多如牛毛,连白东立和顾梅自己都看得不寒而栗。

    吴忧和梦貘再牛逼,当然也不会时光回放功能,甚至深层的记忆读取暂时也做不到。

    那孽镜台的孽镜播放的罪恶影像是怎么回事呢?

    这就要和人的潜意识相关联了,在判官要报出两人罪行时,其实他们脑海里下意识已经开始回忆自己犯了什么罪。

    这就已经被梦貘知道了,自然也等于被吴忧和撒拉索知道了。

    而“判官”说出几件主要的罪行,他们的潜意识里就会回忆是否还有别的罪恶。

    这就陷入一个循环。

    到最后的孽镜台前,吴忧和撒拉索已经成功营造了一个照见罪恶明镜高悬的概念。

    加之一路行来的所见所闻和周围阴曹地府的阴森恐怖之感。

    使得白东立和顾梅在内心深处对此深信不疑。

    孽镜台前的回放,其实就是它们内心深处记忆的自我回放。

    一处处恶行同心中的记忆完美结合“不差一丝一毫”,甚至有的已经记不清的地方都给补充完整。

    有些平生所作的恶事,平日里想不起来,在孽镜台和潜意识的双重作用下,甚至会出现一种画面播放先于主观意识回忆的现象。

    这在白东立和顾梅眼中,就是自己记不起恶事,但孽镜台播放了。

    所以内心中也是如电闪过,瞬间回想起哪年哪月,在哪还干了这么一些混账事。

    吴忧此刻都有些佩服自己,能根据炼金生物的特殊能力,再结合阴曹地府的传说,临时想到这种梦境设计。

    这么一步一步环环相扣,由人自身的恐惧入手,一点点将其引入其中不能自拔。

    从某种意义上说,吴忧也算是个天才,忽悠人的天才。

    白东立和顾梅此时当然不知道吴忧的手段。

    他们现在满心都是惊骇,惊骇于自己短短四十多载人生竟然犯下如此数量的累累罪行。

    如果再让自己活四十年,那是不是数量要翻一倍?

    之前的地狱刑罚影像加上此时孽镜台前的回放。

    让白东立和顾梅真真正正的感到了悔恨。

    不可否认的,有人心如铁石死性不改,但至少此时的白东立和顾梅是却有悔过之意了。

    可惜,在他们看来,一切也都晚了。

    刚刚他们两在孽镜台前听到判官在耳边感叹。

    “人生在世,所犯之罪可以弥补,所行善事亦能有所报,可惜,又有多少人是死后才明白这一点呢!”

    在孽镜台前看过自己的罪恶,可以说证据确凿,白东立和顾梅也再无狡辩是非的心情。

    哭丧着脸被四个鬼卒重新押到阎王跟前。

    “当~”

    镇魂惊堂木之声在阎罗案桌上响起,引得失魂落魄的夫妻两神魂一震。

    “尔等可还敢狡辩?”

    “可愿认罪?”

    阎王(吴忧)声雷滚滚,威严不可抗拒。

    “阎王大人。。。我。。。认罪!”

    “我也认罪了!”

    吴忧其实现在是有点小失望的,玩得稍稍有点嗨,他挺希望这两人能拒不认罪,死鸭子嘴硬。

    那样他还能试试阎罗殿前对鬼用刑或者阎王震怒的其他戏码之类的。

    不过既然两人光棍的“认罪”了,那只好进入下一个环节了。

    一边的判官在此时翻动着生死簿副册中关于两人的平生记录。

    突然,他手一抖,判官笔掉在了自己的案几上。

    连忙翻到前面仔细查阅了一番后,判官撒拉索的声音适时的在一边响起。

    “呃。。。禀告大王。。。好像出了点问题。。。”

    判官的声音显得狐疑中带着点战战兢兢。

    案桌前,阎王巨大魁梧的身躯明显坐正了一下,将身子转向判官。

    后者因为阎王这个动作,整个身子都僵了一下。

    “是何问题?”

    阎王没有情绪的声音响起。

    “是。。。是下官,刚刚翻阅白东立和顾梅之生死簿事迹,发现两人尚有之后几年的记录。。。”

    判官顿了一下,小心的看了一眼阎王。

    “也就说,他们二人阳寿未尽。”

    阎王的上半身笼罩在一片幽暗森然之中,看不出表情。

    “那此次因何派遣使者勾魂?”

    “回大王的话,本次此二人本当误吸入家中主卧热水器的泄露煤气,被阳世医生误断死亡,想必是负责核对阳寿的鬼差看错了字。。。这。。。大王您看这如何是好?”

    见阎王没有说话,判官试探性的又问了一句。

    “是否要放白东立和顾梅二人还阳?”

    此时白东立和顾梅两人虽跪在堂下,但脸上的表情堪称精彩。

    面部尤自挂着血泪,惊恐还未散去,喜悦强压不住,却不敢在阎王面前表现出来。

    同时还有对还阳的深深期待,又有对阴司将错就错可能的不小惧怕。

    阎王将身子转过来,重新对着堂下,看着白东立和顾梅,半响没有说话。

    两夫妻此刻俯下身子,不停的朝着地上磕头。

    “求阎罗大王准我们还阳,求阎罗大王准我们还阳。。。”

    “一定行善积德,一定弥补过错啊,求求阎罗大王,求求您。。。”

    。。。

    “当~”

    镇魂惊堂木响起。

    台下两人心头一跳,不知该继续磕头还是怎办。

    “罢了,准其还阳,待得寿终正寝之时,再去勾魂。”

    台前传来了白东立和顾梅心中的天籁之音!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aiqi.net。来乐百家注册官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qi.net

相关推荐: 我的爪牙是悟空神级书虫宗师巨星虫族碾压诸天万界尚帝兵团五行之唐衣传天龙剑尊最强修真在都市巫界术士英承传

如果您是相关电子书的版权方或作者,请发邮件至kpsanmao@hotmail.com,我们会尽快处理您的反馈。

来乐百家注册官网版权所有-辽ICP备13002105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