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台北的工作及金台航线

小说:1640四海扬帆作者:人生一场康波字数:5015更新时间 : 2017-09-13 01:49:43

    沈家船队一共1000多人,在基隆的生活开销都是守序在负责。X如是数日,沈廷枢觉得一直这样等也没什么意思,便向守序询问有什么事情可以帮上忙。

    守序和梅登商议之后,发现还真有。

    梅迪纳分舰队返航台北后,汪汇之给守序留下一封信,像他之前所说的那样,带着12艘船离开了台湾。台北现在剩下的运力又处于很紧张的状态。

    守序与沈廷枢并肩站在地图前,“沈大人,台北东边的宜兰地区有一座苏澳港,苏澳港被岩石海岬环抱,能避风避浪,其中的南澳尤佳。除了基隆,整个台湾都找不到比南澳更好的港口。宜兰外海还有一座龟山岛。我想在苏澳港修筑两座炮台,在龟山岛上修建一座灯塔,需要你的沙船帮忙运些建材和人力。”

    “行,修建港口和炮台我的人也可以帮些忙。”

    守序道,“我会按日付钱给你的水手。”

    如今正是倒春寒,气温比较低,暂时不用担心宜兰那边会有疟疾。守序本来没想现在就开发宜兰,但在南直隶获得了意料之外的人口后,他至少能把苏澳港区占住,为征服宜兰平原获得一个入口。

    有了沙船,梅登得以腾出两艘鸟船前往棉花屿运输鸟粪石,棉花屿、彭佳屿、花瓶屿为台湾北方三岛,其中棉花屿和花瓶屿地形较为崎岖,难以设立据点,彭佳屿稍微平坦一些,梅登打算在此也建设一座灯塔,留下30人的居民。

    彭佳屿周围是良好的渔场,岛屿的面积也足够种植一些耐旱的番薯。修建灯塔和炮台的建材来自大屯火山出产的火山泥,石料需要在基隆切割好,灯塔的燃料则计划使用苗栗的石油。

    南海号和梅尔维尔号靠港休整,刚从辽海回来的船只暂时不用清理船底,在冰冷的辽海活动数月,船蛆被冻死了。

    守序和梅登召来台北分舰队司令阿勒芒和陆军司令菲尔霍夫,守序先问起海军,“淡水堡和淡水港的施工进度如何了?”

    阿勒芒:“淡水堡已全部完工,再过3个月就能投入使用,淡水港还要再等等。”

    守序对他们工作很满意,“我把除了南海号之外的战舰都留给你,你可以换乘拉斐尔号作为旗舰了。”

    阿勒芒脸上浮现出喜色,“那太好了。”

    守序:“你现在有拉斐尔号、梅尔维尔号、暴风号、淡水号和基隆号5艘战舰。吕从先也向我申请,他想加入我们的舰队。”

    阿勒芒:“那个中国海盗兼海商?”

    守序道:“是的,他的4艘戎克船质量一般,全部改为商船。”

    “好的。”

    “我这次带回来的12艘辽船稍微改装后,可充作战船。吕从先的船员和汪汇之留下的那些人不够,你还得再招募一些。”

    阿勒芒看向梅登,“人手的事,需要行政长官支持。”

    梅登颔首,“戎克船如果作为商船和战船两用船,人手我会配足。”

    阿勒芒:“还有船场的问题,这么多船,维修的工作量不小。”

    守序对梅登道,“明年你得把船场准备好,至少要能完成船只的大修。”

    “只要有工匠,基础工作不是问题,但木材怎么办?”

    “台湾没有柚木,但其他的木料很多,你要尽快组织砍伐并阴干。”守序拿出台湾地图,“在中部山区,台湾有一种参天大木,台湾桧,砍伐出来。就算现在用不上,以后也有用。”

    “那木料有多大?”

    守序微笑:“最大的可能要十几人合抱。”

    台湾桧高大挺拔,做龙骨都够了。因为柚木太贵,后来旧日本海军战列舰上铺的甲板用的就是台湾桧。

    梅登:“只要有木料,不光修船,我甚至可以尝试造一些小船。”

    “柚木关系到战舰的修理,到时我从金城给你们运一些来吧。”这个没办法了,只能从金城运。

    菲尔霍夫道:“陆军需要充足的弹药补充,现在的存货总有用完的时候。我想海军那边也是一样的。”

    梅登见守序望过来,叹气道:“只是生产弹药问题不大,我们有工程师,也有中国来的工匠,虽然暂时不能铸炮,但可以生产弹药,也可以打造火绳枪的枪管。问题在于我们无法自产原料。”

    守序:“硫磺和木炭不是问题,硝石可能你们需要从中国进口。铁料恐怕也只能进口。”

    梅登皱眉道:“这也要进口,那也要进口,到处都需要人力,我们的钱和人根本不够。”

    守序:“所以你们要做好计划,能自产的尽量自产,无法自产的也要做好进口的额度分配工作。”

    梅登有些着急:“你也知道,从西班牙人那里缴获的物资,今年估计就要用完了。我们的开销实在太大,在台北的农田收获以前,我们甚至连粮食都要依赖进口。农田即便是数量有富裕,产量也只有到明年才可能会有些指望。”

    “你说的没错,而且金城近两年很难给你们实质的增援,所以你们还要找到一处能够提供财物和人口的地方。”

    守序换成东亚海图,拿起一支笔,指在了济州岛上。

    “给你们这么多船,既不是让你们与郑芝龙或者其他的明朝水师开战,也不是让你们缩在台湾不动。”

    阿勒芒:“占国斯岛?”

    荷兰人把济州岛叫做占国斯岛。

    “除了岛上本身的几座城市可能有的财物,占国斯岛出产很好的弓箭原料和马,都是非常重要的军事物资。在李朝与鞑靼人的贸易中,来自占国斯岛的弓箭和战马是很重要的商品。”

    阿勒芒有些诧异,“金银和战马不错,可弓箭对我们没用。”

    “但对中国有用。”守序点了点威海卫和云台岛,“这次北上,我与威海卫的明朝驻军司令,淮安府主管海上运输的大臣都建立了联系,你们要继续拓展关系,以获得移民。最好是能像这次一样,能有他们的船队帮助我们运输,我们来提供护航。”

    “你的意思是我们劫掠占国斯岛,用战利品与中国的政府军做交易,换取人口和物资。”

    “对。”

    上岛劫掠陆军的任务就重了,菲尔霍夫问道,“岛上的防御力量如何?”

    守序:“占国斯岛的防御不堪一击。”

    菲尔霍夫盘算了一下,“现在的兵力只能维持防御,那我要尽快在台北扩编一个陆军营出来。”

    守序:“我把切支丹连也留给你,有了一个营再加上水兵,可以在占国斯岛大干一场。”

    梅登想了想,对守序道:“现在我不能指望你从金城给我运牛,中国是获得牲畜的唯一来源。如果占国斯岛的马很多,我们也可以运一些回台北,马可以节约很多人力。”

    守序略摇头,“占国斯岛的马是北方马种,耐寒耐旱不耐湿热,可能难以适应台北的气候。”

    梅登道:“反正不是用来做战马,我们试试看。养不活就吃肉,想来多少能有一些活下来适应气候的。”

    阿勒芒趴在地图上,用手指划向济州岛,接着连线到威海卫,“那这样,我们让一艘战舰和四艘戎克战船留守,集结4艘战舰和20艘运输船,劫掠占国斯岛后,2艘战舰和大半戎克船运送人口和部分马匹返航。剩下的两艘战舰和戎克船携带交易的物资和战马去刘公岛和云台岛,与那边的中国政府军做交易。”

    梅登道:“赶在南风期的末尾北上,北风初起第一波船就能返航,可以节约时间。”

    守序见他们的计划越来越完善,很是高兴,“对,我再提个建议,我们做交易的时间窗口可能不会太多,今年,最多明年,大规模的只会有两次。所以今年你们最好把规模搞大一点,尽量多征集一些人船。”

    “一次移民数万?”

    守序微笑:“对,把西班牙人的遗产今年全部花光,金矿那边也要加紧开采。如果钱不够,不要在乎利息,向大员的荷兰人借贷。”

    台北的军事三人组互相看了一眼,梅登道:“明白了,我尽力而为。”

    守序给他们三人倒上酒,“先生们,我们的事业才刚刚开始。有了十万属民,我们在台北的地位将不可撼动。”

    “为了美好的未来。”

    “为了未来,干杯,阁下。”

    “干杯,先生们。”

    觥筹交错中,梅登轻声问守序,“我记得你说过在两三年内,中国现政府就将崩溃。”

    “虽然我很不希望这个结果出现,但确实,这个政权已无法挽救。中国太大了,外人的力量微不足道,只有依靠他们自己。”守序轻轻抿着酒杯,“虽然政权中有少部分人还在为挽救它而付出全部努力,我很钦佩他们,但那无法改变最后的结果。”

    “我难以想象,几乎与整个西欧一样大的国家崩溃了会是什么结果。”

    守序的话语仿佛冬日的寒潮,“想象过世界末日吗,我的行政长官先生,那就是末日的景象,至少是前半部分。”

    梅登有点发冷,“那我们该怎么办?荷兰人到时又会怎么办?”

    守序想了想,“这个变化对整个亚洲的影响太剧烈了,我们无法独善其身。到时我会亲自来台北处理。”

    “也只能靠你了。”

    “准备见证一个奇迹的开始吧,我的朋友。”

    守序布置完工作,所有人都知道他这是要回国了。走出行政长官官邸,和平岛的官兵和行政人员都聚集在了棱堡里。守序微笑着与第一排的人握手,间或拥抱,登上了南海号的艉楼,向岸上的人挥手致意。

    南海号的货仓已装满鲸油和硫磺,在小艇的牵引下,缓缓驶出港口。测试风向,放下船帆。城堡向守序鸣礼炮9响,南海号回礼9响。

    守序看着远去的基隆港,长出了一口气,回到军官舱。

    南海号舰长罗纳德走到守序身边,“阁下,接下来我们去哪里?”

    罗纳德康复后,守序便宣布了对他的任命,从大副正式升任南海号的舰长。

    守序挂起皮氅,点燃烟斗,“我们去广东。”

    “珠江口吗?”

    “珠江口不是问题,以后会有人去测绘。我们这次去上下川岛。”

    没有了戎克船的拖累,至广东新宁县上下川岛的航程只有500多海里,南海号全速前进,一周后即抵达了上下川岛。

    上下川两个岛加起来有200多平方公里,是广东最大的岛屿。叠嶂的山峦下是海岬环抱的海湾,洁白的沙滩与摇曳的棕榈树。岛屿足够大,在平坦一些的地区有农田和村庄。岸边也有一些正在捕鱼的船只。

    罗纳德一边用望远镜观察一边对守序道:“真是美丽的小岛。”

    “不光美丽”,守序道,“岛上有三四个避风的海湾,可以停泊战舰。如果在港口和制高点上修筑几座炮台,这将会一座坚固的要塞。”

    “长官,”罗纳德摇头道,“你总是想着军港,炮台,要塞,从不会停下来去欣赏这美丽的风景。”

    罗纳德的表情显示他不完全是在开玩笑,守序微微叹气,“时间紧迫,我很难像你一样有美好的心情。也许在我的位置上你就明白了,只有修好炮台,才能让官兵们有闲情去轻松的欣赏风景。”

    见守序又说起炮台,罗纳德只能耸耸肩,“好吧,那就炮台。我想我应该没有机会坐到你的位置。”

    “未来什么都可能发生,罗纳德先生。”

    守序让参谋拿来地图,他向罗纳德解释道:“珠江分为东江、西江和北江,将整个广东省联系到一起,其中西江尤其重要。西江在广西,通过一个两千年前修筑的伟大工程,联系起了湘江,进而沟通了长江。”守序这说的是灵渠。

    罗纳德抬起头,“如果我没看错,在广西与湖广之间不是有分水岭吗?”

    “对,我的先辈们通过提升水闸让船只翻过分水岭。”

    “2000年前?那可真是了不起的成就。”

    “确实。”

    在中国近海,航行是比较困难的。以戎克船的水平,因为台风和寒潮的影响,一年当中大部分时间海运都处于失效状态,只有内河漕运才能可靠地维系这个庞大的帝国。在生产力落后的中国古代,不通内河的地方很容易出事。比如辽东、西北、越南和朝鲜,都曾是中国的领土反复征服过多次的领土。

    朝鲜和越南最后还永久性的丢了,中央王朝可以精心选择季节和风向,通过海路征服越南和朝鲜,但在当地的民族发展起来后,很难通过海路长期维系对那里的统治。其实辽东和河西走廊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只是这两处的陆路条件尚可,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aiqi.net。来乐百家注册官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qi.net

相关推荐: 九品大县令抗战之泣血残阳大唐官穷鬼的上下两千年太平战纪穿越之无限战场风起长安一代战将回到明朝做塞王打造宋帝国

如果您是相关电子书的版权方或作者,请发邮件至kpsanmao@hotmail.com,我们会尽快处理您的反馈。

来乐百家注册官网版权所有-辽ICP备13002105号-7-